社会主义好

文画双修缓慢进步中。

感谢喜欢。

(真的不是搬运工啦)。

取关请随意。

【芳膑】穷途非末路

cp李元芳x孙膑#
轻度ooc.慎入#

正文.

孙膑初入王者峡谷那时还未经世事,拖曳着僵硬的机械肢体缩在中路塔后清理小兵,一心想着稳稳赚取经验好去参与团战。

“大河之剑天上来——”

只听闻声咏诵。刹时刀光寒冽看得人心里发毛,闪现过剑影交错于闲碎杂兵。一阵风起片刻后只余下些残骸融于地面再不见踪影。挥剑者则风流一笑归剑入鞘,动作行云流水毫无半分生疏。孙膑呆望那人剑法娴熟又超群,颔首低眉十指相交垂于腹前,细细回想起峡谷里小姑娘们的闲谈话题。

噢,李白。没上战场前,这人他可是听广大迷妹絮叨过的。
“李白哥哥超帅气的!昨天还帮我打蓝爸爸balabalabala...”
“啊这有什么,李白哥哥他昨天和剑圣宫本切磋武艺时占了上风balabalabala...”

总之就是各种balabalabala...
@他只敬仰地附和应声点头。

然后探过脑袋瞥见窝在草丛里的自家队友妲己抖动狐耳春心萌动,惊羡地向敌方的青莲居士投去灼热视线。

毫无察觉暴露自己位置的那种。视线。

眼看李白就要磨刀霍霍向妲己,孙膑虽面对这位青莲剑仙不免心生胆怯,可他没被念头束缚住手脚。急忙拉响集合后踉踉跄跄乘上时空沙漏跃进草丛里掩护妲己。他胸有成竹从腹前迸发出颗时空爆弹砸向李白脑袋,蓄力握拳大喊着。
“就现在...”

“跑!”

妲己闻言一怔,摆动尾巴脚下生风似的逃离原地。只留孙膑一个人在草丛里冷冷清清。

噢,还有李白。
“那...那个,你好啊?”

“...太白,心情微妙至极。”
李白嘴角勉强上扬,青筋欢愉地在额角跳动。他手握剑柄绕地划开裂痕,孙膑下意识朝后退离,电流沿裂缝窜上痛感蔓延至全身。那剑身贯穿胸口时切身体会到肝肠寸断之痛,双膝疲软跪倒在地。双目所及之处悉数染上鲜血,双眸空洞深若泥潭,呼吸一窒喉咙里涌出血液。一瞬的恍惚好像有无数爪牙又将他拉回那被黑暗吞噬的深渊地谷,遍地尸骸激起人类对死亡最原始的恐惧。

孙膑忽地想起他是时空缝隙里的余孤之子。不被时间所铭记,又在名为时间的齿轮里跌跌撞撞寻着所念之人的踪迹。上古罗盘逐渐转动,山渊铺天盖地被洗尽一空,他同那时一样认命地紧闭双眼。

不会有人来救你。
你被时间,遗忘了。

叮铃。

那少年毛茸耳朵上的铃铛清脆作响,凌空跃起便接连甩出把飞镖缠上李白腰身。
“——爆你的料!”
巨大飞轮划过道凌厉的弧线,出其不意地被抛掷在敌人脚下飞速运转着直冒青烟。李白的血条也随之不断减少,他蹙紧眉头轻啧一声耍剑欲逃。

“孙膑!快起来!”
有人唤他姓名,他没被遗忘。

再闻声孙膑鬼使神差睁开双眼,早已血肉模糊的双手用尽全身气力布下时光领域将李白束缚其中,为确保万无一失他还死揪住李白长袍。

“李元芳 击杀 李白 ”
“助攻孙膑”

他叫李元芳啊...我记住了。
被人记着的感觉,
真好。

泉水。
“等等...原来是可以复活的,的吗?”
孙膑原地扇动机械羽翼,绕地飞行两圈惊诧道。

李白:我操对面辅助怎么回事儿,搞得跟生死大剧似的。死一次就死一次呗还他妈抱我大腿。

【太中】三生有幸

☆ 私设注意(酒家少年中也
☆ 年龄操作有(15岁chuyaX22岁武侦宰
☆ ooc向(就是想塞糖块)
☆ 新人参上,请多指教。

1.

雨晴后泥土与绿茵混杂在一起的奇特气味还未消褪。而街上早就人来人往,早市的叫卖声络绎不绝。时而会有行色匆忙的少年郎踏进一滩水洼里溅湿裤脚。

“啊啊真够烦人...”

中也苦恼地撩起额前的碎发抱怨,随后便将浸湿的裤脚抛之脑后,朝坐落在街市隐隐一角的酒馆赶去。三两步踏上门前的石阶,探进衣服口袋里摸索着钥匙,显然他没有多少的耐心,在瞥见倚靠在门面前打瞌睡的青年时更是如此。
“喂,醒醒。”不耐烦地抱臂。

“大叔你醒醒啊?!”中也默默挥起拳头来,遇到这种家伙就应该直接硬怼过去给他个教训。
等等等等不行...打工迟到已经算是违反员工纪律,更年期的红叶大姐可不好惹...如果再得罪客人我就别惦记这个月的工资了。啧。
经过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后——

“请...先生您...醒一醒?”要知道他可是从牙缝里挤出这几个字来的。

而那被唤作先生的棕发青年则笑眯眯地抬起了左眼皮,蓬松的棕发遮掩少许他惑人心的眸光,嘴角漾起的弧度狡猾撩人地像只千年狐狸。慵懒地伸展倚靠门面多时的身子,全然不顾眼前中也近乎炸毛的反应,嗓音嘶哑却富有磁性。
“现在的小年轻可真毛躁,这可是不行的。”

靠——
中也当即就攒起所有怒气往这人小腹上来了一拳,随后解气地打开门把太宰关外面。
“呜呜呜...小姑娘你也太过分了,我可是这里的常客诶——”太宰轻轻敲了敲木门,没有酒喝他要死了。
“注意是客人!!不是老流氓。”
长得好看了不起啊。中也心里小声嘀咕一句。
管他是贵客还是什么...见鬼去吧。

后知后觉。
“你他妈等等?!?”
“......哪里不你别动手啊嘶——”

这场闹剧持续到老板娘红叶来主持公道时才终止,然而当她看到自家小员工和老熟人扭打到一起时还是忍不住用衣袖掩笑。
你见过被小红帽吊打的大灰狼吗。
身高差距如此悬殊的两人在气势上却不尽人意。
“怎么不还手啊你这混蛋?!”
“...我不打小姑娘。”

“我他妈。”中也挽起衣袖露出线条好看的胳膊,额角跳动的青筋愈演愈烈。
单脚踩上太宰治左胸口来来回回碾压,等他发出剧烈咳嗽的时候才居高临下地瞪他一眼。
“是个男的!”

中也随后自愿申请以殴zheng打dang客fang人wei的罪名清扫厕所一年。

待续。

【米优】痴狂症

痴狂症。

1.
楔子。
绷紧从发麻的头皮到脚底血管的神经。
缚在腕上的崭新枷锁勒出清晰可见的血痕。
乌色鬓发混着汗液黏在苍白面颊边。
有盆冷水从头顶浇到脚趾尖,些许的咸。
细鞭又落在身上每一处,被迫撕开眼缝。
视线模糊时他隐约能望见铁窗渗进来的光。
像是散在湛蓝海面上...如薄纱的光。
唇齿打颤吐出不完整的字音。
“米...迦...”
像是你的眼瞳。

桑古奈姆似乎没有黎明,于是黑暗肆无忌惮地从天空蔓延,吞噬掉人类孩子们护在手掌心里的希望。尊严本应融于他们的血液里,或注入骨髓间。
“请...请吸我的血!”
而尊严在这儿显得一文不值,仅仅是换取食物的必需品。当那个棕发男孩埋下脑袋颤颤巍巍向米迦尔请求时,便已经丢弃了。
“让开。”

无由来的可嘉勇气迫使这个小家伙扯住米迦尔袖口的手又紧了几分,可双肩分明是颤抖着的。
“我...我还有几个弟弟妹妹吃不饱食物......拜托了!!”
忽觉手心冰冰凉凉正被人用力挣开自己的束缚,甚至可以感觉到面前吸血鬼情绪的巨大波动与转变。
米迦尔他从不在意贪婪的人类身处怎样的窘境,尽管一眼万年间...他看见了十二岁的自己。
心泛微澜,无言离去。

    隔天男孩推开屋门见到了一箱人类的食物。

“啊哈~小米迦还真是爱心泛滥呢。”那银发浸在月光里熠熠生辉,绕在费里德纤细的手指上。米迦尔没有理会银毛吸血鬼故作妖娆的身段,或是句尾上扬的语调,也不在乎费里德眼底琢磨的算盘。
直到小优两个字音从他声带里震出。
“哦...呀。”既是预料之中,也是始料未及。冰冷的剑刃直抵在他细长的脖颈,剑柄轻侧寒光乍现,映出蓝瞳吸血鬼深埋的渴望。
“用得着这么大动肝火嘛~小米迦哦?儿时的玩伴就如此令你不能按耐...”
“他在哪儿。”米迦尔没能掩饰住自己忽然绽裂的怒意,夹杂着几分期待与欣喜。
费里德用两指轻柔挪开剑刃,嘴角笑意大肆上扬双肩也止不住地开始颤抖。那模样像是在刻意炫耀着什么,然良久才缓缓开口。
“哈哈哈哈...明早会有支去讨伐人类的部队,可要牢牢跟紧他们呢。”

“为了你心爱的玩伴。”

桑古奈姆似乎没有黎明,夜涂满了赤裸的欲望引诱着痴狂成性的野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