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画双修缓慢进步中。

感谢喜欢。

(真的不是搬运工啦)。

取关请随意。

【米优】痴狂症

痴狂症。

1.
楔子。
绷紧从发麻的头皮到脚底血管的神经。
缚在腕上的崭新枷锁勒出清晰可见的血痕。
乌色鬓发混着汗液黏在苍白面颊边。
有盆冷水从头顶浇到脚趾尖,些许的咸。
细鞭又落在身上每一处,被迫撕开眼缝。
视线模糊时他隐约能望见铁窗渗进来的光。
像是散在湛蓝海面上...如薄纱的光。
唇齿打颤吐出不完整的字音。
“米...迦...”
像是你的眼瞳。

桑古奈姆似乎没有黎明,于是黑暗肆无忌惮地从天空蔓延,吞噬掉人类孩子们护在手掌心里的希望。尊严本应融于他们的血液里,或注入骨髓间。
“请...请吸我的血!”
而尊严在这儿显得一文不值,仅仅是换取食物的必需品。当那个棕发男孩埋下脑袋颤颤巍巍向米迦尔请求时,便已经丢弃了。
“让开。”

无由来的可嘉勇气迫使这个小家伙扯住米迦尔袖口的手又紧了几分,可双肩分明是颤抖着的。
“我...我还有几个弟弟妹妹吃不饱食物......拜托了!!”
忽觉手心冰冰凉凉正被人用力挣开自己的束缚,甚至可以感觉到面前吸血鬼情绪的巨大波动与转变。
米迦尔他从不在意贪婪的人类身处怎样的窘境,尽管一眼万年间...他看见了十二岁的自己。
心泛微澜,无言离去。

    隔天男孩推开屋门见到了一箱人类的食物。

“啊哈~小米迦还真是爱心泛滥呢。”那银发浸在月光里熠熠生辉,绕在费里德纤细的手指上。米迦尔没有理会银毛吸血鬼故作妖娆的身段,或是句尾上扬的语调,也不在乎费里德眼底琢磨的算盘。
直到小优两个字音从他声带里震出。
“哦...呀。”既是预料之中,也是始料未及。冰冷的剑刃直抵在他细长的脖颈,剑柄轻侧寒光乍现,映出蓝瞳吸血鬼深埋的渴望。
“用得着这么大动肝火嘛~小米迦哦?儿时的玩伴就如此令你不能按耐...”
“他在哪儿。”米迦尔没能掩饰住自己忽然绽裂的怒意,夹杂着几分期待与欣喜。
费里德用两指轻柔挪开剑刃,嘴角笑意大肆上扬双肩也止不住地开始颤抖。那模样像是在刻意炫耀着什么,然良久才缓缓开口。
“哈哈哈哈...明早会有支去讨伐人类的部队,可要牢牢跟紧他们呢。”

“为了你心爱的玩伴。”

桑古奈姆似乎没有黎明,夜涂满了赤裸的欲望引诱着痴狂成性的野兽。

评论(4)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