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画双修缓慢进步中。

感谢喜欢。

(真的不是搬运工啦)。

取关请随意。

【太中】三生有幸

☆ 私设注意(酒家少年中也
☆ 年龄操作有(15岁chuyaX22岁武侦宰
☆ ooc向(就是想塞糖块)
☆ 新人参上,请多指教。

1.

雨晴后泥土与绿茵混杂在一起的奇特气味还未消褪。而街上早就人来人往,早市的叫卖声络绎不绝。时而会有行色匆忙的少年郎踏进一滩水洼里溅湿裤脚。

“啊啊真够烦人...”

中也苦恼地撩起额前的碎发抱怨,随后便将浸湿的裤脚抛之脑后,朝坐落在街市隐隐一角的酒馆赶去。三两步踏上门前的石阶,探进衣服口袋里摸索着钥匙,显然他没有多少的耐心,在瞥见倚靠在门面前打瞌睡的青年时更是如此。
“喂,醒醒。”不耐烦地抱臂。

“大叔你醒醒啊?!”中也默默挥起拳头来,遇到这种家伙就应该直接硬怼过去给他个教训。
等等等等不行...打工迟到已经算是违反员工纪律,更年期的红叶大姐可不好惹...如果再得罪客人我就别惦记这个月的工资了。啧。
经过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后——

“请...先生您...醒一醒?”要知道他可是从牙缝里挤出这几个字来的。

而那被唤作先生的棕发青年则笑眯眯地抬起了左眼皮,蓬松的棕发遮掩少许他惑人心的眸光,嘴角漾起的弧度狡猾撩人地像只千年狐狸。慵懒地伸展倚靠门面多时的身子,全然不顾眼前中也近乎炸毛的反应,嗓音嘶哑却富有磁性。
“现在的小年轻可真毛躁,这可是不行的。”

靠——
中也当即就攒起所有怒气往这人小腹上来了一拳,随后解气地打开门把太宰关外面。
“呜呜呜...小姑娘你也太过分了,我可是这里的常客诶——”太宰轻轻敲了敲木门,没有酒喝他要死了。
“注意是客人!!不是老流氓。”
长得好看了不起啊。中也心里小声嘀咕一句。
管他是贵客还是什么...见鬼去吧。

后知后觉。
“你他妈等等?!?”
“......哪里不你别动手啊嘶——”

这场闹剧持续到老板娘红叶来主持公道时才终止,然而当她看到自家小员工和老熟人扭打到一起时还是忍不住用衣袖掩笑。
你见过被小红帽吊打的大灰狼吗。
身高差距如此悬殊的两人在气势上却不尽人意。
“怎么不还手啊你这混蛋?!”
“...我不打小姑娘。”

“我他妈。”中也挽起衣袖露出线条好看的胳膊,额角跳动的青筋愈演愈烈。
单脚踩上太宰治左胸口来来回回碾压,等他发出剧烈咳嗽的时候才居高临下地瞪他一眼。
“是个男的!”

中也随后自愿申请以殴zheng打dang客fang人wei的罪名清扫厕所一年。

待续。

评论(2)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