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画双修缓慢进步中。

感谢喜欢。

(真的不是搬运工啦)。

取关请随意。

【芳膑】穷途非末路

cp李元芳x孙膑#
轻度ooc.慎入#

正文.

孙膑初入王者峡谷那时还未经世事,拖曳着僵硬的机械肢体缩在中路塔后清理小兵,一心想着稳稳赚取经验好去参与团战。

“大河之剑天上来——”

只听闻声咏诵。刹时刀光寒冽看得人心里发毛,闪现过剑影交错于闲碎杂兵。一阵风起片刻后只余下些残骸融于地面再不见踪影。挥剑者则风流一笑归剑入鞘,动作行云流水毫无半分生疏。孙膑呆望那人剑法娴熟又超群,颔首低眉十指相交垂于腹前,细细回想起峡谷里小姑娘们的闲谈话题。

噢,李白。没上战场前,这人他可是听广大迷妹絮叨过的。
“李白哥哥超帅气的!昨天还帮我打蓝爸爸balabalabala...”
“啊这有什么,李白哥哥他昨天和剑圣宫本切磋武艺时占了上风balabalabala...”

总之就是各种balabalabala...
@他只敬仰地附和应声点头。

然后探过脑袋瞥见窝在草丛里的自家队友妲己抖动狐耳春心萌动,惊羡地向敌方的青莲居士投去灼热视线。

毫无察觉暴露自己位置的那种。视线。

眼看李白就要磨刀霍霍向妲己,孙膑虽面对这位青莲剑仙不免心生胆怯,可他没被念头束缚住手脚。急忙拉响集合后踉踉跄跄乘上时空沙漏跃进草丛里掩护妲己。他胸有成竹从腹前迸发出颗时空爆弹砸向李白脑袋,蓄力握拳大喊着。
“就现在...”

“跑!”

妲己闻言一怔,摆动尾巴脚下生风似的逃离原地。只留孙膑一个人在草丛里冷冷清清。

噢,还有李白。
“那...那个,你好啊?”

“...太白,心情微妙至极。”
李白嘴角勉强上扬,青筋欢愉地在额角跳动。他手握剑柄绕地划开裂痕,孙膑下意识朝后退离,电流沿裂缝窜上痛感蔓延至全身。那剑身贯穿胸口时切身体会到肝肠寸断之痛,双膝疲软跪倒在地。双目所及之处悉数染上鲜血,双眸空洞深若泥潭,呼吸一窒喉咙里涌出血液。一瞬的恍惚好像有无数爪牙又将他拉回那被黑暗吞噬的深渊地谷,遍地尸骸激起人类对死亡最原始的恐惧。

孙膑忽地想起他是时空缝隙里的余孤之子。不被时间所铭记,又在名为时间的齿轮里跌跌撞撞寻着所念之人的踪迹。上古罗盘逐渐转动,山渊铺天盖地被洗尽一空,他同那时一样认命地紧闭双眼。

不会有人来救你。
你被时间,遗忘了。

叮铃。

那少年毛茸耳朵上的铃铛清脆作响,凌空跃起便接连甩出把飞镖缠上李白腰身。
“——爆你的料!”
巨大飞轮划过道凌厉的弧线,出其不意地被抛掷在敌人脚下飞速运转着直冒青烟。李白的血条也随之不断减少,他蹙紧眉头轻啧一声耍剑欲逃。

“孙膑!快起来!”
有人唤他姓名,他没被遗忘。

再闻声孙膑鬼使神差睁开双眼,早已血肉模糊的双手用尽全身气力布下时光领域将李白束缚其中,为确保万无一失他还死揪住李白长袍。

“李元芳 击杀 李白 ”
“助攻孙膑”

他叫李元芳啊...我记住了。
被人记着的感觉,
真好。

泉水。
“等等...原来是可以复活的,的吗?”
孙膑原地扇动机械羽翼,绕地飞行两圈惊诧道。

李白:我操对面辅助怎么回事儿,搞得跟生死大剧似的。死一次就死一次呗还他妈抱我大腿。

评论

热度(27)